《灿烂的她》:惠英红、刘浩存演绎祖孙情深

2024-06-22 22:23:05 1024阅读

 由惠英红刘浩存主演的电影《灿烂的她》正在热映,影片讲述了慈祥宽容的奶奶江秀枝与十二年前意外走失的孙女徐嘉怡重逢,祖孙二人开始从生疏到彼此依偎。相处期间,徐嘉怡身上的秘密也逐渐被揭开……



《今日影评》本期节目邀请导演徐伟,与我们一起从导演视角走进《灿烂的她》。


“破碎感”孙女 真挚的情感演绎



电影上映后,多个演员相关的话题冲上热搜,尤其是刘浩存的演技备受关注。面对主持人“对刘浩存演技是否满意”的提问,导演徐伟直言,他非常满意刘浩存的表演:“浩存非常努力的去塑造角色,她对人物不同阶段的设计做了很多功课,我自己看电影的时候也忘记了她是刘浩存,她就是嘉怡,就是斯然。”




在外十二年受尽苦难,终于重新回到家人身边后,面对奶奶突如其来的关心,刘浩存通过充满戒备的环看四周、惊恐的躲闪,来展现嘉怡此时对家人的陌生;当亲生父亲出现时,刘浩存展现出了惊人的爆发力,她拼命挥舞着铁铲,想要打掉原生家庭带给嘉怡的苦难和伤痛;最后在与奶奶的相处中,嘉怡一点点被奶奶的温暖融化,刘浩存的情绪表现也从警惕转向柔和,喻示着嘉怡终于卸下伪装,走出黑暗。



影片中,刘浩存演绎了撕吼哭、笑着哭、平静哭等多种不同的哭戏,被网友戏称为“青年演员的花式哭戏范本。”在感动共情之余,也有观众作出了“哭戏好长,略显乏味”的评价。



对此徐伟导演表示,接纳观众对于影片的分歧与想法是必须的、必要的,但是在拍摄过程中创作者们是秉持着真挚的情感精心设计哭戏,并非刻意地煽情。一方面,电影中的每场哭戏演员都是真情演绎,具备感染力;另一方面,在戏剧的逻辑层面,每场戏哭的情绪存在层次上的区分,有痛苦的嘶吼哭、激动的笑着哭、释然的平静哭……不同的哭戏表现出影片中人物复杂的情感,同时也对情节前后转变的衔接做出平衡。



平凡的奶奶,不凡的感染力



惠英红饰演的奶奶江秀枝,在影片中经历了三个阶段:十二年前意外丢失孙女嘉怡时,她是行动麻利的中年奶奶,此时惠英红走路腰杆挺拔,健步如飞;十二年后,受到精神和生活的双重压力,她变成了虽然行动迟缓但依然坚强生活的老年奶奶,这一阶段惠英红通过弯曲腰背、走路颤抖以及常年捕鱼捉虾指甲里留下的泥巴等形体语言来呈现;影片最后,因为身患阿尔茨海默症,变成虚弱失忆的晚年奶奶。惠英红在这部分演绎中,为了表现角色记忆在衰退,但依然存在肌肉记忆的状态,加入了很多“下意识”的动作。



徐伟表示,惠英红诠释角色的过程中有一种力量感,也让导演想到了自己的奶奶。她也在表演中融入了很多对生活的观察与思考,将影片中奶奶的形象诠释得真实而生动,仿佛就是我们生活中无数奶奶的缩影。她脸上的皱纹、手上的沟壑,都让我们感到亲切和熟悉。甚至她照顾孙女的每一个细节、每一句温柔的关切,都能使观众从中找到共鸣,体会到被爱滋养的生命力。



苦难是灿烂的前奏



最后面对影评人对影片情节“过于苦情”,是否能让观众观看后真正感受到“灿烂”的担心,徐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苦情情节的设立是必要的,苦情戏中苦难的设计是帮助主角走向“灿烂”不可缺少的障碍。只有将主角“逼到绝路”,才会让观众感受到更强烈、更震撼的情绪反转。与此同时,徐伟直言在创作过程中还有遗憾:“在剧本创作上有些情节处理的略显浅薄,没有把主角‘逼到绝路’,情绪上的转折没有做到更极致,对于当下习惯短视频的观众来说可能还不够有吸引力。”


在节目最后,徐伟也面向观众,给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灿烂的她》不仅仅是女字旁的‘她’,每个人都会有黑暗的时候,希望能够通过这部电影治愈你、温暖你,穿越黑暗,最终变成灿烂的你们。”



*
*